[珈蓝]的全部小说

暖爱之病娇学神入怀来 暖爱之病娇学神入怀来
作者:珈蓝
简介:
???? 【本文校园一对一,身心干净,浪漫温馨宠文,欢迎入坑。】每个女孩心底都有那么一个人,他有着飞扬的青春和传奇的人生,蔑视一切的眼神独独对一人情钟,在他的陪伴下,她所经历的岁月是年复一年的温柔……高一时,..
甜妻高不可攀 甜妻高不可攀
作者:珈蓝
简介:
???? 【一对一高干温馨宠文,先校园,后社会,从一而终,恋恋情深!】 女主苏意,天生会撩奈何无屌,本想扑倒世纪梦中情人,却反被哔——!压得很惨! 男主兰浮初,外表冷漠内心闷骚,极致到看不出情绪的那种骚…… 传闻商业巨鳄兰浮初是个完美无缺的世界级男神。只不过男神有两大特点,无情无欲,遥不可及。 当苏意醉后爬上他的床,“听说你暗恋我……” 兰浮初冷着脸,“出去。” “呵呵,既然喜欢我,那就跟我睡觉吧……” 原以为兰浮初会掀她下去,却不料男人搂住了她的身子,眼神浮现出蚀骨的柔,“苏意,你要记住,今晚的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……” 第二天,苏意穿着兰浮初的衬衣凌乱醒来…… 原以为爱上他,注定要心伤。 却没想到他们之间是世纪最美的爱情,我暗恋着你的同时,你也刚好爱着我。 婚前,兰浮初说:“跟你结婚,只是为了满足爷爷的愿望,婚后我们互不干扰。” 可婚后所谓的互不干扰,就是让她天天连床都下不来。 苏意扶着酸疼不已的腰肢,忍不可忍拍桌,“混蛋!说好的契约婚姻呢?说好的互不干扰呢?” “乖,我们去造宝宝了,不闹了。” “不要!我要离……”婚字还没说出口,男人霸道的唇舌已经覆下…… 苏意有时候在想,这段孽缘到底是什么时候种下的呢? 或许是那一年,阳光明媚,少年在学校门口查勤,“同学,学校明文规定,学生不得私自带酒进学校。” 苏意笑眯眯,“行,不能带,我就喝了再进去。” 当着那张永远没什么表情的俊脸,苏意打开了手中的啤酒,咕噜噜喝下去。 兰浮初:“……” 后来他们结怨,苏意请他喝饮料,“天这么热,请你喝柠檬茶啊。” 兰浮初板着张俊脸,不作任何回应。 “不要?那就算咯,反正又不是真的要请你喝的,哈哈哈……” 兰浮初:“……” 见他要走,还伸脚去绊他,绊不到,又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,“吁——!真美!” 活脱脱一个女流氓。 兰浮初忍无可忍的瞪了她一眼,“无聊。” “你就只会这两个字?” “无聊至极。” “……” 那时候,她所谓的甜言蜜语,都是为了恶心他再恶心他。 可那些撩人的轻佻戏言,一不小心就钻进了兰浮初的心,他当了真,亦倾了魂…… 推荐序序完结旧文: 《暖爱之病娇学神入怀来》——珈蓝 《暖妻在手狂妄爷有》——九序 《兰少的呆萌纨绔妻》——九序
吻安,我家学神有点甜 吻安,我家学神有点甜
作者:珈蓝
简介:
????
权门蜜爱:总统夫人请高调 权门蜜爱:总统夫人请高调
作者:珈蓝
简介:
???? 【主题版简介】这是一段差距九岁的恋爱。他是M国继任以来最年轻的总统,年仅二十七岁,位高权重,无上尊荣。她是意外丧父,获得助养的十八岁叛逆小太妹。如果没有他,或许这辈子,她就注定是烂命一条了,不会有机会改变,不会留长黑发,不会穿上名医的白袍,更不会披上神圣的婚纱,与他手挽着手,迈进礼堂……新婚第二天。她从豪华大床中全身酸痛的醒来,眼含薄怒,“妈的,你是饿死鬼投胎吗?”男人往下一看,微笑,“说得对,老公一见到你,就小树不倒。”“……”【花絮抢先看】那时,她刚刚认识他,他尚未继任,宋音序并不知道他是干嘛的,只知道他是个官,大官,有黑卡,特权,山庄,还有几十个号训练有素的保镖和女佣,无论她逃到哪里,总能被这群人轻易抓到,送回习司政脚下,接受打屁股的惩罚。男人风度翩翩地抬手,掌落,打在她屁股上,“下次还敢不敢逃跑?”宋音序浑身绷紧,大吼,“你这个变态!”男人轻笑,“我变态?呵,既然你这么会用词,那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变态,否则,如何对得起你送我这个称呼?”“……”饱受摧残后,少女捂着满是吻痕的脖子控诉他,“你这个禽兽!”“哦,看来你的求知欲很旺盛,还想领教一下禽兽这个词?”“……”【趣味小段子】某日,正在看书的男人接到爱妻的电话,宋音序:“在吗?”总统大大眼皮微敛,眉目如画,“嗯?”宋音序直切主题,“我开好房间了,在等你。”“开玩笑?”“真的,听说你技术很好,我想试试看。”“你在哪里?”“欢乐斗地主,大师场一区,1房间,99桌。”“……”【一对一双洁温馨浪漫宠文,评论区别问,谢谢。大家收藏么么哒。】推荐蓝蓝的旧文:《暖爱之病娇学神入怀来》http://www.xxsy.net/info/809079.html
心尖宠:一遇学神暖终身 心尖宠:一遇学神暖终身
作者:珈蓝
简介:
???? 陆焉识,大城市的问题少年。 容貌俊美,性情阴鸷,对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事物都很反感。 独独吴知枝,让他领教了什么叫“精神毒品”。 吴知枝,他总叫她“无知”。 有一张祸国殃民的脸,却总是蓬头,浓妆,黑镜框,校服短短,牛仔脏脏,颓废得就差加一句脑残的非主流座右铭。 陆焉识很会聊天。 吴知枝心满意足的拆了一包泡椒凤爪。 他眼也不抬,“致癌。” 吴知枝埋头嘬麻辣烫。 他瞅一眼,“喝地沟油。” 吴知枝啃火腿热狗。 他慢条斯理喝水,“死老鼠肉。” 吴知枝气得几乎脸扭曲! 妈的,这货真会聊天! 日常一: 两人一起买菜,见到一种不认识的菜,陆焉识问:“这是韭菜吗?” 吴知枝:“喵~” “……”喵?什么鬼?想一想,蹙眉再问:“韭菜?” 吴知枝依然:“喵~” 陆焉识嘴角抽搐,“无知,你这是傻了吧?” “……”吴知枝翻眼,表情无奈,“我说,这是韭菜苗。” “……” 日常二: “除了电影里,现实中没人会等你四五年的,感情这玩意,就是不联系就淡了,散了……” 吴知枝刚说完这句话,身后就传来一句熟悉的,“无知。” 她一怔,回头。 四年时光,他已是商界传奇,褪去了青涩时期所有的煞气与阴郁,望着她,目光湛湛,似静海深流,“你说错了,虽然有些人几年不联系就会淡了,白首如新,但有些人会倾盖如故,就算几年不见,也自带了方圆十公里的思念,诸如,我……” 吴知枝惊讶,说不出话。 日常三: 深夜,他撩开她的发丝,在她脖子上烙下一个吻,“无知,我结婚证上的配偶一栏还是空的。” “结婚证?卧槽!你怎么会有这玩意?” “我有了你,自然就有结婚证……”声音变哑,滚烫的身子压住了她。 这是一个关于叛逆少年回归高考与成长的励志故事。 女主败絮藏金玉型,聪明有脑,容貌很美很美。 男主桀骜不驯叛逆型,很苏很撩。 推荐蓝蓝旧文。 《暖爱之病娇学神入怀来》——珈蓝 《甜妻高不可攀》——珈蓝 《吻安,我家学神有点甜》——珈蓝 《暖妻在手狂妄爷有》——九序 《兰少的呆萌纨绔妻》——九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