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? 夜间
顶点小说网 > 心尖宠:一遇学神暖终身 > 520 安娅(1更)

????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顶点小说网] https://www.x23wxw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????一行人上了车,回度假村。

????刚进小楼,苏北就找来了,高挑的身姿抱着蒋青弈的猫,俊脸一片阴沉沉的怨气,“你们都跑去市里,留我一个在这里照顾猫。”

????“照顾猫还不好啊?证明你有爱心。”吴知枝说着,结果他手里的猫,逗一逗,转头给了陆景念。

????看见陆景念又跟来了,苏北更是气不打一出来,“这小孩怎么又来了。”

????陆景念听见他在说他,抬头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,带着小猫咪去喂猫粮了。

????蒋青弈跟过来,拎着手里一袋东西,“给吃个猫罐头吧,我今早回来的时候在路上的猫粮店买的。”

????陆景念点点头,一副大少爷的模样等着蒋青弈把猫罐头送过来。

????蒋青弈无奈,嘟囔一句,“还真是大少爷啊,十指不沾阳春水,洋气。”

????这边,吴知枝翻出自己的小笔记本浏览着,看那道龙井虾仁,刚想抬头问苏北怎么样,就对上了他探究又审视的目光。

????吴知枝问:“干嘛?”

????苏被杵在她跟前,仔细留意着她脸上的表情,“你这次去S市,住在哪里啊?”

????“小陆家里。”

????“是这个小陆?还是那个小陆?”这个小陆指陆景念,那个小陆指陆焉识。

????“有区别吗?”

????苏北一下子说不出话了,憋了半天,才问:“你两现在到底什么意思啊?想旧情复燃?”

????吴知枝伸手按住脑门,苏北又来了!哪怕拒绝过很多次,他也似乎不死心。

????吴知枝不想耽误他,可是苏北就是固执,她有时候都感到牙疼。侧过身来,目光与苏北碰上。

????她坚定地说:“是的。”

????苏北:“……”薄唇抿得紧紧的,半响,有些委屈地说:“你就不觉得你们不太适合吗?”

????吴知枝看向他,“哪里不适合了?”

????他神色一动,“这几年,你们分手,他一次都没找过你,可最近为什么找你了,你想过这个问题没有。”

????吴知枝就那么静静望着他,等着他继续说。

????苏北严肃道:“我觉得他就是忽然寂寞了,你又恰逢空窗期,所以他才找过来跟你暧昧。”

????“你想多了,不是他找过来的,是我找过去的。”

????苏北:“……”

????“这些年,我什么都有了,独独,心里还有一样遗憾,就是失去他。”每每想起这事,她心口都会抑不住的疼,“你知道我那天见到他,是什么心情吗?”

????苏北没有说话。

????吴知枝毫不吊胃口的说:“虽然那时候我装得很平静,但是全场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知道,我的手在颤抖。他回来了,如上天这么多年来对我的折磨后终于给了我一颗真正意义上的糖,我心里所有的苦和遗憾在那一刻都被消磨掉了,当时,我就想,我一定要和这个人在一起,只有他在这里,我才能真正的有喜怒哀乐。”

????她说完这番话,像是一下子轻松了,念念不忘的遗憾,终于出现在眼前,她又有什么理由不去把握住?

????苏北抿着唇,这话让他满腹委屈跟复杂,“可是我……”

????“苏北。”吴知枝打断他的话,叹了一口气,“别在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了,去找你喜欢的人吧,我这一生能付诸所有感情与热忱的那个人,只有他一个了。”

????苏北张了张嘴,说不出话。

????当年每次吴知枝拒绝他,他都会像个小孩子一样乱发一通脾气,过后就当没有发生,之后继续周而复始。那时候,他总想,他有哪点不如别人,为什么知枝就是看不上他?后来被拒绝的次数多了,他说不出是为了跟自己较劲,还是因为真的太喜欢她了,无论如何都放不下。

????现在,他已经是二十好几的青年了,听了这番话,他不可能还像少年时期那么无理取闹,可他依然气得七窍生烟,在屋里走来走去,“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给我个机会,让我试试对你好,也好啊。”

????吴知枝叹气,“苏北,这个人不该是我,也不会是我,我想你总有一天会碰上真正欣赏你,你也钟意她的,到时候,你就会明白,什么才是感情。”

????“你不跟我在一起,我怎么领会?”他暴跳如雷,不是气她,是气自己,为什么就是不能让她多看他一眼?

????吴知枝说:“我心有所属了。”

????苏北哑口无声,原地上了会闷气,便身形佝偻地离开了。

????不知道他走了还回不回来,吴知枝叹了一口气,转头对蒋青弈说:“青弈,你过来跟我商量一下菜单。”

????“来了。”蒋青弈应了一声,走过来,问她:“那丫的怎么又走了?还踢了门一脚,吃炸药了。”

????吴知枝无奈地说:“小孩子心性,就那个样。”

????估计这情况换了陆焉识,他能把门踢烂了或者拆了再走,这就是她喜欢的人,尽管幼稚,傲娇,难哄,也依然是令她怦然心动的人。想到这,她笑了笑,莫名的心情变好。

????两人商量了一下这次的菜单,吴知枝让他明天早点起来,出去挑食材。

????蒋青弈答应一声,就带着陆景念去洗澡,当然不是他替陆景念洗,而且陆景念自己洗。

????吴知枝在一楼喝了口小酒,喝不出味道,她便放下了,心情寂寥如许。

????摸出手机,看了眼屏幕,已经是十点多了,陆焉识并没有联系她。

????想了想,她侧目,看着眼前的辛夷酒,用手机相机拍了一张,发给了陆焉识的微信,随便找了个借口,“刚刚酿好的辛夷酒,味道很纯,很甜,要不要分享你一点?”

????此刻的陆焉识,正在城郊的别墅。

????地下室里,陆焉识坐在中间的沙发上,刀削般的俊脸被隐在黑暗里。

????一道纤细的身子被两个男人扣在手中,林骁走过去,抓了一把药,直接塞进女人嘴里。

????安娅嘴里被塞满了药,呼吸不顺,想把嘴里的药吐出来,却被林骁掐住了下颌抬高,除了闭上嘴巴把药全咽下去,别无它发。

????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感觉整个人都要被噎死了,呼吸越来越薄弱,越来越薄弱。

????终于,在她快死掉的时候,林骁接过了旁边人递来的一杯水,灌进她嘴里。

????安娅摔在地上,一边猛咳一边害怕的往后缩着身子,“你们要做什么?要做什么?!是不是吴知枝派你们来害我的……”

????她瘦得几乎不成人形,六十多斤的样子,浑身手脚都枯槁了,头发掉了很多,眼中营养不良,哪还有以前那副美丽端庄的样子。

????这些年,她的病一直没有好转,相反,臆想症越来越严重了,有时候以为吴知枝要来杀她,甚至直接从疗养院二楼的阳台跳了下去,摔断过腿一次,后来救回来了,就被关在一楼,每日打镇定剂。

????“你放心,这不是害你的药,这些都是救你的好东西。”林骁蹲下身子,声音没有情绪,“你还记得,他是谁吗?”

????林骁指着黑暗中的陆焉识。

????陆焉识就坐在那,高高在上且极其凉薄地望着她。

????安娅被迫看着陆焉识,眼睛一片呆滞,半响,摇了摇头,“他是谁?是吴知枝派来害我的吗?”

????“他就是你的焉识哥哥啊。”林骁这样说道。

????安娅听到这个名字,眼底的情感渐渐充盈了起来,“焉识哥哥,他来看我了吗?他终于来看我了吗?”

????“是啊,还有他的女朋友。”

????“女朋友……”安娅喃喃这个词,“是谁?他的女朋友,是谁?”

????“吴知枝呀。”

????“吴知枝……”她重复这个名字,慢慢第,呜咽了起来,“他们怎么还在一起?他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?”

????林骁:“现在又和好了呀。”

????安娅晃着头,像是接受不了这句话,就跟走火入魔了一样,嗓音瞬间变得粗重起来,“不可能,不可以!她怎么配得起焉识哥哥,他们不可以在一起……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